|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旅游景點 > 德興紅色旅游——革命故事

德興紅色旅游——革命故事

關鍵詞:紅色,旅游,故事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德興市委黨史辦
  • 電 話:7522659
  • 網 址:http://
  • 感謝 jxdx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11338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四、革命故事

1、運鹽過關

1931年,國民黨軍隊對贛東北蘇區發動第三次反革命圍剿,駐在重溪的德興縣紅軍獨立營戰士得不到食鹽,體力下降,戰斗力削弱。

7月的一天,營長祝孔旺交給年僅21歲負有槍傷的排長夏年豐一項重要任務——去白區采購食鹽。

夏年豐接受任務后即喬裝打扮回到銀城家中,在地下黨組織配合下,很快就采購了二十幾斤食鹽,可是白軍在銀城南門口設了關卡,盤查很嚴厲,怎樣才能通過哨卡呢?夏年豐晚上躺在床上苦苦思索。突然,他翻身下床,叫來侄子如此這般地交待一番。第二天天剛亮,夏年豐挑著一擔滿滿的尿桶,他侄子扛著一根挑柴的粗竹桿,兩人一前一后往南門口走去。

守卡的白軍見人走來,忙大喝“站住”,一滿口黃牙的白軍問:“這么早,你們去哪里?”

夏年豐放下尿桶沉著地說:“我趁早去城外澆菜地,我侄子去砍茅柴。”

“黃牙”捏著鼻子搜查起夏年豐的衣褲,他明知道單衣藏不了什么,可兇惡的匪兵卻借故用力在他身上拍打,當打在傷口,夏年豐強忍著鉆心般疼痛挺立著。“黃牙”搜完夏年豐又去摸小孩的衣袋,當摸到一小口袋有炒熟的黃豆,就把口袋翻個過,黃豆全部“沒收”。他氣勢洶洶地罵道:“這么早趕死呀,臭死了,快滾!”

夏年豐挑起尿桶,對侄子說:“渡船在河邊,我們快走。”

也許是小孩心里緊張還是由于船離岸晃動的緣故,走在后面的侄子剛上船就一個趔趄,身子向前撲去雙手抱住的竹桿重重地摔打在船沿上,“啪”的一聲,竹桿爆開,銀白色的食鹽撒在船上、河里。

“黃牙”聽到響聲,罵罵咧咧地走向河邊查看。

夏年豐見狀,急中生智脫下衣服將暴露在船上的食鹽飛快地往倉中臟水里掃。“怎么回事?”黃牙站在高處怒問。夏年豐一邊佯裝用衣擦汗遮住傷口,一邊訓著侄子:“真沒用,上船還跌跤,看竹桿都漂走了。還砍什么柴,回去吧!”黃牙見船下方漂著竹子就回哨卡了。

船慢慢地朝對岸劃去,夏年豐的大腦卻在飛速地旋轉。鹽是白區人民一粒一顆節省下來支援紅軍的,絕不能浪費,他想起蘇區人民用老土墻煎鹽的辦法,于是就用衣服把艙里的臟水吸得干干凈凈。

下船后,夏年豐走過一轉彎處,把糞尿倒在路邊一個糞池里,挑起隔層里藏有食鹽的空尿桶,滿心喜悅地往重溪獨立營趕去。

2、黃柏碉堡九勇士

19351月,德興的革命形勢日趨惡化。一天,敵軍57師自樂平南港進犯德興黃柏,當他們離黃柏只有三里路時,我黃柏的駐軍、機關和居民都未轉移,情況緊急。一會兒敵軍就到達黃柏村邊建節水的北岸。革命部隊、機關群眾要全部撤退已經來不及了,德興獨立營選留一連一排兩個班由黃柏蘇區主席蔡元良兼任排長負責掩護機關群眾撤退,蔡排長接受任務后向全排戰士發出鋼鐵誓言:“同志們,誓死守住,不讓敵人過橋。”

蔡排長調一個班守衛村南赤膊山碉堡,并在機關群眾撤離后擔任后衛工作。蔡元良親自率領一個班守衛村北河邊水磨房處的碉堡以牽制敵人。

隊伍在轉移,敵人也在加速他們的行動。敵軍用炮火、槍彈封鎖村口,妄圖阻止撤離的部隊和群眾。這時,擔任牽制敵人的一班戰斗人員在碉堡里用火力阻擊敵人,當場斃敵十多人,敵人的火力轉向碉堡,迫擊炮、機槍、步槍等火力瘋狂地攻擊碉堡。

不多時,敵軍的炮彈擊毀了碉堡的一個角,落下的青石打傷了兩個戰士,擔任衛生員工作的蔡排長愛人雖然懷孕,但仍然迅速地替他們包扎。蔡排長安慰戰士們說:“不要緊,碉堡是大青石壘的,一兩炮打不塌,大家要堅持住。”敵人的又一發炮彈炸傷了一名戰士,臂部鮮血直流,然而這名英勇的戰士依然面不改色,緊握鋼槍,向敵人射擊。敵人雖然被我九名勇士擊斃很多,但是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碉堡里的子彈很快就打完了。這時,村內已沒有槍聲,顯得格外沉靜,蔡排長估計部隊和群眾已經安全轉移了。不多時,村南碉堡方向響起了急驟的槍聲,這證明二班已與敵人接上了火,敵軍已經有部分人過了河,自己和同志們都陷入了包圍之中。現在紅軍戰士們想到的是完成了掩護任務,由衷感到高興,同時他們也準備著用自己的生命來迎接最殘酷的戰斗。

敵先頭連已經將碉堡圍住,站在隊伍后頭的匪連長揮著手亂叫亂喊,一位戰士用最后一顆子彈結束了他的性命。敵人頓時亂作一團,很久不敢靠近碉堡。當敵人發現我紅軍勇士人少彈盡,又繼續沖了過來,一步步的向碉堡靠近。50步、40步……離碉堡不到20步了,碉堡內還是沒有絲毫動靜,敵人認為紅軍已經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就沖向碉堡,他們萬萬沒有料到將接近碉堡時,戰士們將早已埋好的地雷拉響,靠近碉堡的敵人頓時被炸倒一大片。可是發了瘋的敵人,哇啦哇啦亂叫地沖向碉堡。碉堡內,蔡排長激昂地對八名戰士們(其中三名已經負傷、一名炊事員,一名衛生員)說:“同志們!我們的子彈已經打光了,但又沖不出去,我們又不能作俘虜,待敵人到碉堡里面來時,與他們肉搏。”

戰士們狠狠地將槍支向碉堡上的石壁砸去,敵人聽到碉堡內還有響聲,又戒備起來,這次他們沒有開槍而是改用喊話:“你們不行了,出來投降吧!”蔡排長高聲回答:“有種的就到里面來!”敵指揮官見我九名勇士誓死不肯投降,腦羞成怒,下令向碉堡內投燃燒彈,敵人接連扔進三顆燃燒彈,碉堡內頓時一片火海,九位勇士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高聲喊著:“共產黨萬歲”。

九勇士壯烈犧牲了,但烈士們的英勇事跡,將千古流芳,激勵著德興人民世世代代奮發向上。

3、三清山剿頑匪

19494月下旬,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強渡長江后,以排山倒海之勢向江南各地挺進。國民黨軍隊如驚弓之鳥,聞風而逃,我縣國民黨政權中的頭面人物及地方上的豪紳地主個個驚恐萬分,惶惶而不可終日。有的奔走逃命,有的隱居深山,有的轉入地下,妄想東山再起,有的上山為匪,負偶頑抗,王永豐就是這伙反動派中的一小撮死黨分子。

王永豐,德興揚村人,時年30歲,中等個子,禿頭暴眼,解放前任縣常備自衛大隊副大隊長兼德興一區揚村偽政府保安中隊長。德興解放后,王永豐拒絕人民政府的規勸,糾集一幫流氓地痞、散兵游勇及偽軍政人員中的頑固分子50余人,挖出埋藏在山上的槍支彈藥,組織反動武裝,并自立番號為“人民救國軍中央游擊總隊第二支隊”,王永豐自命隊長。為了擴大反革命武裝力量,王永豐于19499月去投靠浙江政治土匪祝維平的“東南義勇軍浙贛閩邊區指揮部特務大隊”。途中遭到我剿匪部隊追剿,陰謀沒有得逞,但王匪仍不死心,繼續尋找機會。19505月,王永豐終于和浙江開化轉至三清山邊境的股匪劉學田合伙,組建“浙贛皖邊區人民鏟共軍”。合股后有土匪70余人,長短槍60余支,王永豐化名王彪,任司令,劉學田為副司令,司令部下轄三個分隊,分隊下設三個小組,分隊長以上頭目各配一把手槍,匪卒配有三八步槍,八音槍,鳥銃,大刀等武器。

他們為了逃脫被剿滅的下場,進行了一系列的反革命活動。一、建立情報網,每村派有一名秘密情報員和一名一般情報員,并規定秘密情報員久住一地,無特殊情況不輕易活動。二、組織匪黨團、偽政權來控制群眾,派匪方鄉長打入村農會,擔任主任。三、組織土匪假冒民兵,瓦解部隊斗志,離間軍民、干群關系。四、威逼、要挾群眾參加王匪召開的反共動員大會。王永豐曾多次在會上惡毒攻擊中國共產黨,攻擊我人民解放軍,吹噓他一人能打敗我軍一排。這幫土匪在三清山周圍的江坑塢、九九屋、金珠坑、荷花塘和龍頭山鄉的陳坊、山大源、桂糊、隴頭及玉山的隴首、童家坊、樟村一帶殺人放火,搶劫財產,奸淫婦女,綁架革命干部和貧下中農,氣氛十分囂張。

194996縣委、縣人民政府抽調兩個連兵力,由副團長安慶勝指揮,進山剿匪,次日進駐白沙區(今海口、新建、占才、皈大、李宅、龍頭山等六鄉),并兵分二路,六連的兩個排駐守海口,負責保護倉庫,五連和六連的一個排進駐三清山至隴首一線的暖水、南溪,并以此兩地為中心進行剿匪。

剿匪部隊每到一地就召開群眾大會,宣傳黨的政策,戳穿王匪的反動宣傳,組織發動群眾,開展剿匪斗爭。在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持和密切配合下,剿匪部隊對王匪進行了有力的打擊,從1949年底到1950年初的三個月里,就生俘王匪分隊長林永昌,指導員唐桃生,組長許樟良及土匪葉榮福、王永康、葉文祥、岳樹剛、童老八等,繳獲長短槍11支,子彈百余發。

王劉二匪在我剿匪部隊的數次打擊下,雖傷亡慘重,但也變得更加狡猾和兇殘,他們時而化整為零,時而集中行動,時而晝棲夜出,時而聲東擊西,三清山一帶的人民仍在遭受著這幫土匪的蹂躪,土匪猖獗地活動也像一塊巨石壓在全體指戰員的心上。

19506月的一天,安副團長在走訪群眾中得知,王、劉二匪為爭奪權利,矛盾重重。于是他在敵情分析會上,提出了利用敵人之間的矛盾,施之“以匪治匪”的離間計,參會的干部戰士就如何實施這一計劃進行了熱烈的討論和認真的研究,會議最后決定:一、給被俘的土匪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放回他們做喉舌,散布王永豐想撤劉學田副司令之職的言論;二、發動群眾四處放風,說王永豐私藏了大量搶劫來的銀元金條。

劉學田何許人?他原是河北省人,解放前任過浙江省金華警察局長,解放后他逃到浙江開化,在馬金嶺登山為匪,自和王永豐合伙后,一直把王永豐看成草包,只是畏于王永豐人馬多、是地頭蛇才屈居其下,近期土匪多次遭剿如喪家之犬,他窩著一肚子火,特別是他的幾個心腹常向他訴苦,說王永豐給他們小鞋穿,他氣得咬牙切齒,他幾次想散火回開化,但見解放軍攻勢凌厲,擔心人單勢薄活不了幾天,所以一直忍著,現在傳言四起,劉學田便萌發了除去王永豐,獨攬大權的念頭。

19508月中旬的一天夜晚,在明朗的月光下,王永豐、劉學田一前一后向龍頭山大源高山茅棚走去,一會兒棚內傳出勸酒聲、恭維聲、淫笑聲。棚內五六個人你一碗,他一碗直灌得王永豐說胡話,王永豐幾次想回去,都因為頭重腳輕摔倒在地走不了,最后竟趴在桌上打呼嚕,劉學田見時機一到,指使一名親信舉起柴刀,砍死了王永豐,最后一把火,燒掉了茅棚和王永豐尸體。

王永豐一死,跟隨王永豐的土匪,走的走,逃的逃,劉學田雖說當上土匪司令,但此時只剩下土匪30幾人,他們仍然流竄在三清山一帶。

全殲土匪,消除后患,保民安居樂業,是這次剿匪的宗旨,一百三十多名干部戰士在安副團長的指揮下繼續在三清山一帶搜索、追剿。1951110,凜冽的北風裹著漫天的雪花橫飄豎撒,三清山的山,三清山的水,三清山的人民在經受著春天來臨前的風雪考驗,駐扎在三清山下王家塢的指戰員們在火堆旁議論、分析著匪情,這時一位身穿蓑衣,頭戴斗笠的中年農民進屋要找團長,安副團長見這位農民冒雪前來,必有急事,于是請他坐在火堆旁,問其何事。這位農民報告說:“我家住汾水村,今天早上到村外撿柴,發現十幾個土匪往山上跑……。”安副團長和五連指導員胡克明(后擔任德興縣武裝部政委)立即開了碰頭會,隨后命令,由獵手出外的胡指導員挑選30名精明強壯的戰士,名佩長短雙槍,連夜向汾水村去偵察敵情,一旦發現,立即報告;安副團長帶大部隨后趕去。

戰士們不顧天寒地凍,踏著沒膝深的積雪,翻山越嶺,在汾水村一帶搜索。第二天黎明,終于在汾水關附近的一座山上發現了五六個茅棚和兩上背槍的流動哨。胡克明立即將這一情況報告給安副團長,安副團長根據地形,指揮戰士從三面包圍上去。這時天已大亮,兩個警戒的匪徒發現我戰士往山上沖,慌忙鳴槍報警,槍聲驚醒了劉學田等匪徒,匪徒們有的光著背,有的光著腳,有的抱著衣服,有的裹著被子,倉惶向山頂逃竄,戰士們見土匪逃跑,像雪豹一樣勇追猛打,逃竄的土匪此時已毫無戰斗力,加上雪地留跡,不到半天,除8名繳槍生俘外,其余土匪全部被殲。匪首劉學田被擊斃在一棵樹旁,他右手握著手槍,左手還捂著腰里栓著的一顆匪部正方大印。   

4、好心的“封建姐姐”

邱春蘭,萬村邱家人,因弟弟邱靈通是紅軍干部,受其影響,于一九二八年參加了革命工作,她被當時蘇區的紅軍干部和民眾尊稱為“封建姐姐”。

那還是19283月間的一天,方志敏、邵式平、黃道、方志敏、方遠輝、鄒琦、張天松、張其德、邱靈通、李樹華(邱春蘭愛人,后任紅十軍參謀長,1935年犧牲)等20多人在邱春蘭家廳堂開會,吃晚飯時方志敏喝了點酒,邱春蘭泡了一碗糖水叫警衛員端去,方志敏問是誰泡的糖水?警衛員說:“是邱靈通姐姐泡的糖水,她說今天開會生人多,她見了不認識的男人就臉紅不敢說話,所以叫我端來。”方志敏聽了笑著說:“我們鬧革命講男女平等,邱靈通的姐姐還這么講封建?”

有一天,為了奪回被反動派搶去的耕牛,紅軍攻打長田,出發前,邱春蘭走到門口燒香跪拜,虔誠地對天祈禱:“天父保佑紅軍打勝仗!”方志敏聽后哈哈大笑說:“我們紅軍打仗靠勇敢不靠天父保佑,你真是個好心的‘封建姐姐’!”從此,邱春蘭這“封建姐姐”的名字就傳開了。

5、匡龍海起義

每當人們談起紅十軍,就會想起匡龍海,每當人們談起匡龍海,就會想起匡龍海率部起義的故事。

匡龍海是貴州省人,青年時被抓了壯丁,由于他耿直正義,又樂于幫人,很快就在國民黨三十六旅周志群部十一連當上了排長。1928年冬,他所在的十一連奉命鎮壓贛東北革命根據地的農民運動,,隨部來到德興磨角橋。連長帶著弋陽縣太爺送的女人單獨住一處,匡龍海與士兵們住在一起。

1120這天深夜,天特別冷,又下著小雨,匡龍海外出查哨。在橋頭站崗的哨兵衣服淋濕了,凍得渾身發抖,哨兵見排長查哨,就用顫抖的聲音要求到橋頭一茅屋下站崗,匡龍海看到哨兵冷得連說話都結巴了,就走到茅屋下測試一下視野,然后就同意了哨兵的要求。他想到這是軍紀,就立即向連長報告移動哨位的事。

十一連連長是個土匪出身,兇殘、暴戾,從不把士兵當人看,行軍他騎馬,士兵跟著跑,跟不上就用鞭子抽;吃飯開小灶,頓頓不離雞鴨魚肉,苦得士兵們象個和尚,幾天見不到葷腥。士兵們都恨透了這個“匪”連長。匡龍海更是忍無可忍,就在前幾天,匡龍海和一個士兵外出執勤,士兵不小心掉到水里,他怕士兵凍感冒,就脫下自己的衣服給換上,連長知道后,不問青紅皂白,先用鞭子抽打士兵,接著又抽打匡龍海,說他目無等級,攏絡軍心。當時匡龍海恨得想殺了他。這次連長本來就恨匡龍海礙了他的好事,就強壓著欲火聽著,當聽到匡龍海移動哨位時便開口大罵,匡龍海覺得連長沒明白自己的意思就想解釋,不料連長抽出枕頭下的手槍,指著匡龍海喊道:“你給我滾出去,把哨位換回來,不然我嘣了你!”匡龍海是個愛憎分明、很有正義感的軍人,他再也忍受不了連長的軍閥作風,頓時血往上涌,他搶上一步,一把奪過連長手里的槍,扣動板機,一槍打死了連長。那個女人躲在被子里,抖動得連床都發出顫聲。

匡龍海想到槍聲會驚動士兵,須馬上作出訣擇:逃或是起義,他想到國民黨軍隊的腐敗,想到一路上看到墻上的紅軍標語:“窮人不打窮人,士兵不打士兵……”想到蘇區群眾舍生忘死為蘇維埃區政府、為紅軍送情報;想到“逃”會遭到國民黨的追殺……,于是他鋼牙一咬,跑回士兵住處。把剛才發生的一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本排士兵。并動情地說:“弟兄們,我們都是當兵的,我們的長官怎么樣大家都清楚。我們來了幾天都曾看到過這里的群眾舍命幫助蘇維埃區政府的場景,這說明蘇維埃政府好,我們都是窮苦人,你們說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士兵們非常敬重匡龍海,聽說他打死了連長都感到很解氣,當聽到匡龍海問該怎么辦時,都表示說聽排長的,匡龍海見士兵們很擁戴自己,就果斷地說“我們起義當紅軍去!”。

匡龍海命令一班、二班包圍另外兩個排,三班到橋頭伏擊山頭上哨位的士兵。戰士們精神抖擻迅速行動起來,一二班士兵打死了另兩個排的排長和一個中士班長。山上的哨兵不知發生什么事,胡亂朝山下開槍,三班戰士猛烈還擊,山上槍聲嗄然而止。

匡龍海集合全連士兵大聲說:“大家不要亂,誰亂我嘣了誰,現在這世道誰好誰壞心里都有數,愿意的就和我一起投紅軍去。”大部分士兵們都積極響應,少部分不愿意的也不敢發作,勉強跟著。

隊伍走過沙畈三里地,三排的一些頑固士兵與起義士兵打了起來,這些頑固分子邊打邊跑,逃向德興縣城。

匡龍海率領十一連起義,不僅對紅十軍的發展與壯大起了很大作用,而且鼓舞了蘇區人民為推翻舊世界而努力奮斗的信心。在黨的領導下,匡龍海迅速成長為紅軍中的一位杰出將領。,先后擔任了紅十軍參謀長,新紅十軍代軍長、閩浙贛省挺進贛北游擊大隊長、皖贛獨立師師長等職。

6、兩袖清風的張部長

張其德是贛東北省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部長,他身居高官,工作卻身先士率,他管著千萬財物,生活卻艱苦樸素,至今在他的家鄉——德興市張村鄉還留傳著他一塵不染、廉潔奉公的三則小故事。

(一)三條腿的辦公桌

193111月,贛東北省蘇維埃政府成立,省蘇維埃主席方志敏叫他負責籌辦省直機關領導的辦公桌椅。當時的財政收入一是征收營業稅、土地稅和發行公債;二是打土豪籌款和繳獲敵軍物資,財政收入極不穩定。張其德為了把有限的資金用于蘇區建設,就到老鄉那里去買舊的桌椅。一天,他在一姓徐的老鄉那里買了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那老鄉熟悉張其德,見價格又公道,又把靠在墻角的一張斷了條腿的桌子送給了張其德。

幾天下來,張其德把買來的桌椅分發給其他領導后,可是自己的辦公桌卻沒有了,這時,同在財政部工作的同志提出再買一張,張其德走到破桌前,搬起來看了看,又拍了拍,說“不用買了,它就是我的辦公桌。”說完就把那張三條腿的桌子搬到自己辦公的茅草屋,把斷腿的一邊靠著柱子就開始了工作。

數日后,那個姓徐的老鄉來找張其德辦事,他抬頭看看茅草屋,低頭看了破桌子,不解地問:“你管著千金萬銀,怎么也不缺買張桌子的錢,這斷腿的桌子我是送給你們燒鍋用的。”張其德平靜地對老鄉說:“老鄉呀,如今雖然家大業大,但富日子還得當窮日子過呀!你看,這桌子不是一樣用嗎?”

(二)守著堆食鹽吃淡菜

1931年,國民黨反動派對蘇區進行軍事“圍剿”,同時實行經濟封鎖,造成蘇區食鹽緊缺。為了打破敵人封鎖,贛東北蘇區一是辦鹽廠熬硝鹽;二是開辟蘇區和白區的赤貿路線,到浙江華埠(白區)等地去弄鹽,盡管這樣,蘇區人民還是“食鹽貴于油”。

一天張其德的孩子去看他,按說孩子來了,弄點好菜犒勞犒勞也不過份,但是桌上擺的仍是幾個清淡的素菜。孩子看到堂屋堆著一袋袋食鹽,桌上的菜卻淡而無味,誤認為父親忘了擺鹽,于是就拿個小瓷瓢去裝點出來,張其德立即制止了他,并語重心長地開導說:“不是忘了擺,而是沒有放,別看屋里堆著鹽,那可是紅軍戰士用鮮血換來的。是紅軍戰士的命根子,戰士們不吃鹽就沒有力氣,沒有力氣就不能打仗。我們做后勤工作的,少吃點鹽礙不了大事。”最后,為了照顧孩子,他“開后門”讓他用筷子醮點鹽來調個味。

(三)公家的錢一分一厘也不能動

張其德一家有四人參加了革命,老伴仍住在張村老家,生活很困難。有一天,老伴向他要幾塊錢家用,結果他說沒有。老伴很不高興,埋怨道:“我一家四口參加革命,總有點薪水吧?即使現在不發薪水,你一個財政部長,就不能先借兩塊錢讓我帶回家用?”張其德嚴肅地對老伴說:“公家的錢,我一分一厘也不能動。”繼而又耐心解釋說:“現在蘇區經濟還不富裕,工作人員沒有津貼,家里實在困難的話?回去向當地蘇維埃政府申請。”老伴聽了丈夫一席話,毫無怨言地回家了。

7、梅溪畈大捷

193010月,國民黨反動派對全國蘇區發起了第一次“圍剿”,國民黨155163旅和165旅經樂平向贛東北革命根據地進犯,我紅軍主力一、四、七旅(實為三個團兵力)和弋陽、橫峰、德興等縣的獨立營、游擊隊和赤衛軍約八千人分駐在弋橫德邊境和葛源漆工等要地,以抗擊敵人清剿。負責進攻葛源的敵軍163旅不敢冒然進犯,分駐在德興的蔣家坊,梅溪坂、張村等地。

我軍見敵人駐止不前,就趁敵還未站穩腳根予以打擊,奪回被侵蘇區。于是就兵分三路包圍敵人,一路占領蔣家坊一帶山頭,二路占領小梅塢一帶山頭,三路占領梅溪坂一帶山頭。先到達蔣家坊紅軍的一個團長,沒有打過敗仗,產生了麻痹輕敵的思想,誤認為國民黨軍隊和靖衛團差不多,只要打上幾槍就會逃走,于是他沒有觀察地形地勢,也沒有經得旅長同意,提前和敵人打響了,不料隱敝在工事里的、村莊里的敵人待我軍往山下沖時,一齊出動,用機槍猛烈射擊。而我軍的獨立營和赤衛軍從未打過這樣的仗,加上武器裝備差,子彈是土造的打不遠,結果慌成一團,四處亂跑,這一仗,我軍傷亡甚多。

吃一塹,長一智,我軍指戰員認真總結經驗教訓,認真分析敵情,分析敵我雙方優勢,以我之長,擊敵之短。于是確立了避實擊虛的游擊戰術。首先動員赤衛軍和沒有打過仗的獨立營戰士回原地,接著派出偵察員去偵察敵情,隨時掌握敵軍動向,我軍利用熟悉地形的優勢,時分時合、時進時退,有時集中幾百人消滅小股敵軍,有時兵分幾路夜擾敵軍,敵人被我軍的游擊戰術拖得筋疲力盡。

一天深夜,天下著大雪,駐在蔣家坊附近一個山頭的60多個敵人認為這么晚可以睡個安穩覺,就放松了戒備,我軍悄悄地爬上山頂,待紅軍戰士沖進工事棚繳了他們的槍后,敵人才被驚醒。60多個敵人成了俘虜,60多枝槍成了我軍的武器。

就這樣,不到半個月,我軍消滅敵軍近一個團,繳槍400余支,敵軍整日提心吊膽、惶惶不可終日,敵163旅顧不上侵犯葛源,無奈地朝婺源方向撤走。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德興!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18679333438 傳真:"" 郵箱:""
地址:江西省德興市濱河大道電商孵化基地107室 郵編:334200
Copyright © 2004-2019 德興市新夢想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hi分分彩走势图